永利澳门

  • <tr id='67RsBj'><strong id='67RsBj'></strong><small id='67RsBj'></small><button id='67RsBj'></button><li id='67RsBj'><noscript id='67RsBj'><big id='67RsBj'></big><dt id='67RsBj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7RsBj'><option id='67RsBj'><table id='67RsBj'><blockquote id='67RsBj'><tbody id='67RsBj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67RsBj'></u><kbd id='67RsBj'><kbd id='67RsBj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67RsBj'><strong id='67RsBj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67RsBj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67RsBj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67RsBj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67RsBj'><em id='67RsBj'></em><td id='67RsBj'><div id='67RsBj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7RsBj'><big id='67RsBj'><big id='67RsBj'></big><legend id='67RsBj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67RsBj'><div id='67RsBj'><ins id='67RsBj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67RsBj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67RsBj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67RsBj'><q id='67RsBj'><noscript id='67RsBj'></noscript><dt id='67RsBj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67RsBj'><i id='67RsBj'></i>

                心理教育
                最新資訊
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亚游AG8  >  心理教育  >  自我成長  > 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再看少年的你,其實是一個越獄的故事

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 2019-10-27 09:58:04 瀏覽次數:次 編輯:心理健康教育

                表面上▓看來,《少年的你》是一部關於校園霸淩的青春片。

                高█三女生陳念,大部分時間一個人生活。為了帶自己和常年躲債的母親離開這個城市,她把高考當成唯一的出路。所以,當受霸淩的同學向她求助時,她選擇了回避。然而最終,她還是成了下一個被霸淩的對象。求助無門的她,讓街頭的混混小北保護自己。兩個孤單的少年一前一後的走在路上,想靠著對方帶來的一點點光,走出自己的困境。

                影片有一種肉眼可見的壓抑和疼痛感,從鏡頭裏傳遞出來,到眼睛,再從眼睛,到四肢,到神經末梢。

                這種疼痛感,來自我們這些成年人埋在記憶深處的經驗,我們都曾經體會過,電影只是用一個更極端的故事外殼,放大了它。

                霸淩,只是一條明線。而暗線是我們都曾經走過的那條路,成長。

                走出去,是走去哪裏?青春的困境

                 陳念掛在嘴邊的話,是走出去

                她要走去哪裏?

                北京是最表層的回答,擺脫當下的生活是第二層的回答,最深層的隱喻應該是,走到大人的世界裏

                這個隱喻多次在片中被回應。

                年輕的警官說,長大就像跳水,閉上眼睛,往水裏跳,什麽都別想。我們都這麽長大的。

                老師說,高考之後,你們就是大人了。

                片子的最後,警官問,自由的感覺怎麽樣?我是指長大。

                大人的世界,才是少年們掙紮著要去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因為現代社會處理青春的方式,痛苦而尷尬,不太體面。這並不是事實孤兒陳念和小北的個體遭遇,而是絕大部分青少年的整體遭遇。傳統意義上的好父母們,也不能帶來什麽本質的改變。

                影片中的學校,方方正正,三面包圍如同深井。陽臺被鋼筋焊死,紅色條幅神經質的掛滿墻。無論是從上面俯視,還是從下面仰視,都有一個鮮明的意向——籠子。

                少年們就是被囚禁在這個枯燥、焦慮、乏味的籠子裏。 

                我們對此已經習以為常——青少年時期,就是知識儲備期,唯一需要做的,就是為進入成人世界做好準備。但是殊不知,這並不是人類歷史的常態。

                不需要勞動的、漫長的青春期,始於工業大革命。從那時候開始,雇用童工和學徒被命令禁止,而這個規█定很大一部分是為了保護成年人的工作崗位,不會被更廉價的童工搶走。因為在那之前,青少年,始終是參與社會勞動的。換言之,他們是能真實觸摸到社會,也能真實感受到自身價值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另一個和█一般信念不太一樣的點,是青少年已經具有了與成年人相近的能力。研究顯示,青少年的體力、靈活性、精力以及認知水平都趨於巔峰狀態。雖然他們大腦中的額葉皮質仍在發展,但這並不妨礙他們和成年人相似、甚至更多的社會需求。

                但現實是,他們只能坐在焊起來的教室裏,學習,日復一日。他們所做的事,全部價值都只體現於幾個月或者幾年後的一場考試結果中,這是一個漫長的反饋。陳念和她的同學們,好像精力旺盛的野獸,被困住籠子裏。有的人用殘忍的方法來消解自己多余的精力,例如魏萊(當然她的問題不止於此);有的人只想盡快逃離這裏,離開少年的自己,成為大人,例如陳念。

                如果說陳念是關在籠子裏的獸,那麽小北,就是一只迷失在叢林裏的獸。他想用叢林的規則,成為大人。欺負人和被欺負,都是他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,對大人的拙劣模仿。

                擁有和成年人接近的身體條件,卻沒有得到更多的尊重和機會,只是被更嚴厲的懲罰和限制著,這是一個根本的困境。

                怎麽才能成為大人呢?

                陳念說,從來沒有一節課,教過我們如何變成大人。

                陳念的敵人,真的是另一群少年麽?

                孤獨與無助

                霸淩團夥每次出現在銀幕上,都讓我渾身發緊。但是,那並不是我最恐懼的時刻。

                陳念關上燈藏起來聽著追債的拍門,警察明知道是誰害死胡小蝶卻做不了什麽,兩個少年各自在審訊室裏咬緊牙關硬撐,還有,高考考場裏的標準鐘滴答聲,和監考老師用毫無感情的聲音發卷和收卷。這些時刻都讓我心裏發涼,特別是最後一個,簡直營造出了恐怖片的氛圍。

                那種面對著沈重、巨大的外部世界,少年的孤獨和無助感。

                當胡小蝶、陳念她們遇到困難的時候,誰能幫助她們呢?

                同學不敢。

                大人呢?

                大人一直在嘶吼著想要幫他們,但是大人真的幫得了麽?

                老師表示關心,然而他改變不了什麽;報警,警察調查之後也只能不了了之;

                那求助於家長總可以吧?而家長█是缺位的。

                陳念的媽媽,連自己也照顧不好。她能做到的,就是離開家不連累陳念。偶爾回家,她敷面膜陳念刷碗,看起來,媽媽倒更像是女兒;

                小北的媽媽,自己沒有生存能力,又因為兒子的拖累嫁不出去,只能痛打兒子出氣。13歲的小北照顧她的方式,就是離開她。

                這些大人,在少年面前,是蒼白無力的。

                他們當中,有的自始至終,就沒有長成大人;有的則是在長成大人之後,失去了自己的力量。

                所以,陳念只能請求一個小混混保護自己,更荒謬的是,欺負過陳念的少女,在自己也變成霸淩對象之後,居然會尋求陳念的保護。

                你可能說,這兩個破碎的家庭是個例,絕大多數父母給孩子提供了足夠好的養育。那麽,看一看家境優渥的魏萊。她接受良好的教育,權力的庇護。在學校裏,她始終是個施暴者,但是在家裏,在她的父母面前,她又何嘗不是被霸淩的對象?她不惜代價求陳念不要告發,因為她絕對不能再復讀了,她的爸爸為此已經一年不和她說話了。這個模式我們就比較熟悉了,來自為你好的約束和敦促。

                少年們的周圍,有層透明的玻璃罩子,隔開了他們和大人的世界。大人們勤奮的在罩子外澆水施肥,然而這只是一種一廂情願的幫助。

                而少年們企圖破壞罩子的種種努力,像是用血肉之軀撞擊墻壁,發出悶響。孤註一擲的逃離,有多渴望,就有多絕望。

                本片中關於霸淩的求助,依然只是大語境下的表達方式之一。這個語境是,無法獲得的支持,和無法排解的孤獨。

                BBC廣播曾經發▓起過一個孤獨實驗(The LonelinessExperiment)。結果表明,各年齡層中,1624歲的人最容易感到孤獨,他們中有40%表示自己非常孤獨。而這些感到孤獨的人,也更容易共情到社會疼痛。因為他們體會過類似的痛苦。

                所以後悔沒有為胡小蝶做點什麽的陳念,會打110幫助素不相識的小北,而從來沒有得到過關心的小北,願意把命交給第一個問他疼不疼▓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他們為什麽叛逆?他們為什麽殘忍?

                缺位的大腦額葉

                學界主流認為,青少年的大腦發育情況決定了他們的一些行為特征。他們的叛逆、冒險和殘忍▓▓,都是有生理基礎的心理現象。

                首先,青少年特別關註自我,特別在意外部評價。相應的,他們也更易怒,對敵意更敏感。

                青少年是通過別人的評價來認識自己的。這是因為大腦內的一組獎賞神經元在這個年齡階段特別活躍。來自外部的重視與肯定讓他們多巴胺分泌加劇,歡欣雀躍;反之亦然

                易烊千璽在這一點上的表演,是非常到位的。上一秒,小北還帶著一種刻意的瀟灑不羈的笑容,建議陳念雇自己保護她;下一秒,陳念的回答就能讓他的眼神怨恨和警惕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陳念說,你連自己都保護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第一次帶陳念回家的時候,小北壓著忐忑問,你是不是喜歡我呀。陳念出於自保的反問,我喜歡你什麽呀?這句話裏傳遞出的否定意味,同樣讓小北瞬間炸毛。

                敏感的青少年,對敵意和蔑視有超出事實的嗅覺。這意味著,與青少年溝通時,態度或許比溝通內容更加重要。

                其次,青少年會低估風險,並且難以正確感知自己對別人造成的傷害。

                魏萊的惡毒與殘忍讓人心悸。她總是笑的,甚至被審訊時提到自己逼死的女孩兒,還能笑著說,她死了不好麽?她不死的話,她媽媽哪兒能拿到那麽多錢啊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我們的印象裏,這種惡毒應該是在黑暗的社會閱歷中浸泡出來的,少年應該自帶光明█的翅膀。但事實上,雖然一般到不了魏萊這種程度,但天真的殘忍也是廣泛存在的。

                黃覺飾演的老警官,是全片中最像成年人的一個符號。他問年輕警官,

                你還不是這樣過來的?

                你沒欺▓負過人?

                那你被欺負過吧?

                他說,人長大了才學會同情

                這句話,是有理論基礎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前文提到,青少年的智力水平是接近甚至超越成年人的,但是,其中掌管理性的大腦額葉,在這個階段並沒有成熟,這會表現為,青少年評估一件事的後果時,只能看到正向結果,而低估危害。

                與之同時,他們特別需要點新鮮的獎賞,那些日常的獎勵,對他們的多巴胺分泌一點刺激也沒有,所以,他們必須嘗試一些新東西。

                另外,青少年的心智化(mentalization)水平很低。就是說,缺少用對方視角看問題的能力,這造成了,他們有時候會因為感受不到對方的痛苦而隨意傷害一個人。

                冒險、嘗新和缺乏共情能力,這三者結合起來,可以解釋青少年那些殘忍的、在法律邊緣遊走的行為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那麽,我們該如何幫助他們成為大人?

                救贖的隱喻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《少年的你》之所以區別於之前的所謂青春疼痛電影,本質是因為,他表現的痛苦,不是來自愛情、學業等等選擇的困擾,而是來自沒有選擇。

                青少年想讓自己有價值,想要回對自身的控制權,他們,想成為大人。

                陳念用壓抑的努力去靠近大人,小北用暴力去擺脫自己無力的少年身份。但是他們選擇的方法,都不能把他們帶出籠子,陳念嚎啕說,走出去怎麽就這麽難啊! 

                但最終,一明一暗、一前一後的兩個人,在剃了相同短發的那一刻,對彼此做出了堅不可摧的承諾。因為愛而迸發出的一往無前勢不可擋的力量,終於將他們帶出困境,這是影片為觀眾允諾的光明結局。

                而在現實中,作為大人,我們能幫他們做些什麽呢?

                我們沒法改變教育現狀,但可以在以下幾個方面做出努力。 

                把青少年的憤怒和躁動,都推給大腦發育和激素分泌,恐怕是一種認知上的懶惰,和責任上的推卸。我們應該更多理解他們的困境,很大程度上是社會造成的,研究者把這叫做無盡的青春期有了理解與接納,才能確保他們不會與大人切斷鏈接,玻璃罩子不會合攏。

                把作為成年人的傲慢和控制,放低一些。聽聽他們的聲音,關註他們需要什麽,而非自己需要他們怎麽做。青少年有和我們一樣的心智水平,只有尊重與信任,才能換來尊重與信任。

                給他們接觸社會,找到自己價值的機會。他們在試圖尋找通往大人世界的路,如果我們不能提供這條路,他們會自己踐踏出一條。所以,允許他們用更多的誌願活動、社會實踐或者有償工作的方法,去探索自己的價值和大人世界的規則,而不是把學習作為唯一的使命強加給他們。

                少年自帶光芒,他們比成年人更有力量,但我們並不想聽到你保護世界,我保護你。這樣的動人臺詞。世界和你,都交給少年自己保護了,還要大人做什麽呢。


                 (來源:簡單心理 微信公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