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g电子官网

  • <tr id='nAcKuG'><strong id='nAcKuG'></strong><small id='nAcKuG'></small><button id='nAcKuG'></button><li id='nAcKuG'><noscript id='nAcKuG'><big id='nAcKuG'></big><dt id='nAcKu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nAcKuG'><option id='nAcKuG'><table id='nAcKuG'><blockquote id='nAcKuG'><tbody id='nAcKu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nAcKuG'></u><kbd id='nAcKuG'><kbd id='nAcKuG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nAcKuG'><strong id='nAcKuG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nAcKuG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nAcKuG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nAcKuG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nAcKuG'><em id='nAcKuG'></em><td id='nAcKuG'><div id='nAcKu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nAcKuG'><big id='nAcKuG'><big id='nAcKuG'></big><legend id='nAcKu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nAcKuG'><div id='nAcKuG'><ins id='nAcKuG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nAcKuG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nAcKuG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nAcKuG'><q id='nAcKuG'><noscript id='nAcKuG'></noscript><dt id='nAcKuG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nAcKuG'><i id='nAcKuG'></i>

                心理教育
                最新資訊
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亚游AG8  >  心理教育  >  社會心理  > 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哥哥張國榮,為什麽會抑郁自殺?

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 2019-04-02 20:44:01 瀏覽次數:次 編輯:管理員

                張國榮1956年9月12日出生於香港,4月1日是他的忌日。盡管現在是2019年,距離他往生已經16年。每年這個日子,全世界的“榮迷”都會組織各種悼念活動,網絡媒體到處是緬懷他的文章和視頻。也有不少人疑惑,為什麽一個功成名就的明星,會選擇用自殺的方式結束生命?

                孤獨的童年

                無論是誰,家庭都會對他個人的性格的形成造成第一個決定性影響。張國榮的家庭對其影響之大可謂深遠,這個演藝天王輝煌而悲劇的人生,很多方面在童年時其實已經埋下伏筆。  

                張國榮很小的時候就過上一種典型的中產階級生活,他的父親是著名的洋服商人張活海,很多熟悉的好萊塢明星都在他那裏訂做過衣服,包括馬龍·白蘭度。”張國榮的母親很早就結婚,但張活海並不▓是一個稱職的丈夫和父親,喜歡花天酒地,對妻子,對子女都很少關心過問。他工作忙碌,一年到頭除了節假日很少回家。

                張國榮有十個兄弟姐妹,爸媽經常不在身邊,張國榮排行第十,所以又被稱為“十仔”。九哥夭折。八哥和張國榮隔了8歲,年齡有距離,以至於小時候的張國榮孤立無援,只有保姆和他在一起,照顧他。

                雖然出生在富裕家庭,但張國榮的童年並不是好像人家想象中的那麽“great” 而是在失落與孤獨中度過的。張國榮小時候很寂寞“我是不愛吵鬧,沒有聲音的小朋友,任何人來我家,你█完全不知道我的存在,嬰孩時期已經是這樣,懂事之後,覺得家裏有好多人物,但沒有一個關心自己,唯一最疼我的是保姆”。回首童年,他說“沒有什麽值▓得我去記得,沒有什麽值得我去留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有一次小國榮去爸爸的辦公室,碰見他的幾個叔叔和伯伯。他們就問小國榮,你爸爸有沒有請你去喝茶?六歲的國榮說——“我跟他不熟。”張活海對這句話始終都沒有檢討,後來他對小國榮也沒太大的改變。

                張國榮有兩個媽媽,即他的親生母親和繼母。兩個女人共同分享一個男人,自然會有相互妒忌,吵架。張國榮的母親自然很不高興。母親為自己的婚姻不如意而心情不佳,因此和子女同樣距離遙遠。張國榮說:小孩子給媽媽打其實是一種好事,但我連被打的機會都沒有,母子談話如陌生人一般。時至中年,母親到他家玩也還客氣到會問:“可不可以用一下你的洗手間啊?”這對張國榮,實在可說是一個不小的諷刺。他自己說,和媽媽的關系甚至生疏過一般朋友,連一句心裏話也是無法交流的。

                父母婚姻的不█和諧使張國榮從小深感婚姻不可信任,看見別人結婚反而傷心大哭。成年以後張國榮更時時把“婚姻是一種無形的負累”一類的話掛在嘴邊。“如果相愛,沒有這一紙婚姻證明書,一樣可以過得很好。如果要分手,有這一紙婚約也改變不了什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他的抑郁癥

                這是2012年香港電臺一臺專訪張國榮的大姐張綠萍,部分內容提及到哥哥的抑郁癥。以下為復制內容:

                大家姐:後來他生了那個病,有時我正開著會,他會打電話來說:“家姐,我唔掂吖,你過來啊!”我就什麽都不做了即刻去他家。他看病都在我家裏看的,因為那時候他有問題了,在他家門口那些傳媒三個人一個攝影機對著他,他就不能動(出去看病),如果他去看精神科醫生,被他們看到不行的,所以唯有我叫那個醫生到我家裏幫他看病。他有問題一年多了,他幾次打電話來跟我say goodbye,嚇得我不得了的。

                他的病好多人不明白,抑郁癥是有兩種的,一種是Clinical Depression,因為腦部裏面化學物品不平衡了,是生理上的;一種是就是大家明白的有不開心的事什麽的導致的,Leslie百分之百是第一種,但別人不知道,又說他男朋友有問題呀電影不成功啊什麽的……開始我跟Leslie講時他說我怎麽會抑郁啊,我又有錢,又有這麽多人疼愛我,我又這麽開心,他不認的,不肯吃藥……

                主持人:醫生開的藥他不肯吃?

                大家姐:有時吃有時不吃

                主持人:剛才講過了Leslie的病是生理上的,但你真的沒有想過Leslie因為在娛樂圈裏面壓力大而令到他精神壓力比較大?

                大家姐:我一開始以為是這樣,但出了事之後,有個醫生寫了一份4張紙的信給我,他解釋給我聽,說抑郁癥醫學上分兩類,你弟弟的病是第一類(生理原因)。

                當時一些人說壓力大,但他這個人好專業的▓,他所有拍片都離身的,他拍片時,有時我們在家裏吃飯,他就過了,說我好累,然後在酒樓拿4張櫈拼起,不久就睡著了。他可以抽離的,拍戲對他沒影響的。

                老實講,他很有錢的,他跟他的partner兩人感情很好的,其他的什麽事他都一笑置之的,樹大招風,因為他出名,就有人說這說那,傳媒沒事也炒些事出來……說甚麽男朋友轉心(變心),因沒有人說過他欠債啊、沒有人說過他吸毒啊,沒有人講過這些東西的,其他的東西他都一笑置之,因為他這個人像他那首歌,那首歌真是像my way那樣,他有些我行我素,他知道自己的價值是什麽,他年紀不大但很成熟,因為他有挨過,你問這行裏的人,個個都很尊重他的,他很提攜後輩,他這個人,沒人講過他不好……哥哥生前的抑郁癥十分嚴重,伴有胃酸倒流、失眠多夢、幻聽、手抖等多種癥狀。也曾四處求醫問藥,但醫生開的藥有時吃有時不吃,我認為可能是因為藥效不佳或者副作用較大。各種手段都嘗試過後,病情並沒有太大好轉。哥哥在那時還有一部即將開拍的導演處女作,錄制唱片等工作,壓力應該也不小。在這種情況下對於一個抑郁癥患者來說,心理上承受著巨大的折磨。況且哥哥在02年11月份自殺▓未遂,我認為在這種情況下應該好好休息、嘗試去醫院接受住院物理+藥物治療,可他還在堅持工作。最後看著家人因為自己的病痛也變得憔悴,自己的癥狀也沒有明顯的好轉,哥哥應該是有些絕望了吧,才會做出這樣的選擇。

                雖然我們都希望他能堅持下去,爭取把病治好,而不要這樣過早地離開我們。但是在當時那種情況下,狗仔隊、SARS…這些外界條件沒有給他很好的治療環境。如果真的進行全力治療,那等到完全恢復可能也是一個漫長的過程。我記得報道上說哥哥生前跟友人講自己得了治不好的病,雖然這話很悲觀,但治療並不是一個很容易的事。很有可能治療很長一段時間後仍然是這樣的█結果。

                以下復制內容來自的灰《與傳奇的最後遭遇》

                ① 早在去年,媒體就報道他得抑郁癥了。 如果他得的是癌癥,以他那樣一個愛惜自己的人,又有足夠經濟能力,有多年練就的對抗困境的勇氣,一定老老實實進醫院就醫了,所有的朋友都會去關心他,幫助他,我們都會緊張地關註他的病情,送花,送卡片,送去慰問,祈禱他早日康復,忙不叠地向他表示我們的愛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是,對於抑郁癥,所有的人,包括他自己,都缺乏足夠的認識。他以得了抑郁癥為恥,從來不肯承認,而且一再“精神抖擻地出面否認抑郁癥傳言”。他的朋友們拿這事跟他打趣:“你不是得抑郁癥了嗎?”他的歌迷,影迷,我們,根本不關心這個報道。一方面是因為媒體的胡編亂造太多了,另一方面,也不覺得抑郁癥有什麽了不得,不就是不開心嗎,過一陣兒就會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抑郁癥是一種什麽樣的病?現在我們知道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專家說:抑郁障礙是一種危害性極大的疾病,可以導致患者喪失工作和學習能力,不進行積極有效的治療,抑郁障礙癥狀會反復發作、慢性化,可造成自殺。抑郁癥患者有一半以上有自殺想法,其中有20%最終以自殺結束生命。世界衛生組織的最新資料顯示,到了2020年,抑郁癥將成為僅次於癌癥的人類第二大殺手。自殺未遂的患者,特別容易再次自殺。而且男性比女性更傾向於選擇保證致命的方法,如開槍自殺。 專家說:要特別當心“隱形抑郁癥”。嚴重的隱形抑郁癥會使患者萌輕生之念。早上還開開心心地和他有說有笑,下午就忽然接獲噩耗,有人自殺前沒有一點兒異常表現,親屬常因其突然自殺而感到費解。患上“隱形抑郁癥”的人,外表看來若無其事,笑臉迎人,不向人述說內心事,但是常訴身體肌肉痛、頭痛、背痛、胃痛、四肢無力和睡不好等,他們正是設法以肉身的痛苦來代替精神的痛苦,希望借此博取家人及醫生的同情與關註。 專家說:抑郁癥的內心變化是,全盤否定自己。否定過去:經常想起一些不愉快的往事,總覺得自己對不起別人。否定現在:自我評價低,覺得自己的工作效率低,又渾身是病,是家裏人的包袱。否定將來:認為前景灰暗,度日如年,對未來充滿了絕望、自責、自罪的情緒,以為自己是個多余的人,只有死了才能解脫。評估抑郁癥有九個標準:對社會活動和人際交往都沒興趣;身體明顯消瘦或體重明顯增加;有睡眠障礙,常被噩夢驚醒,清晨四五點早醒;經常煩躁,為一點小事爭吵;動作遲緩,說話緩慢;經常感▓到疲倦,甚至長時間臥床;覺得自己活得沒有價值,過低估計自己,事事缺乏自信;註意力不能集中,對什麽事總是心不在焉,思維遲鈍;經常想到死,有過傷害自己的體驗,試圖從不安全的、有危險的境地經過。以上癥狀綜合起來,持續兩▓周以上,就可確診為抑郁癥。

                現在看媒體的報道,我們才痛心地發現,這些癥狀他幾乎全都有了,而且持續遠遠不止兩周,他已經在重癥折磨之下,苦苦支撐一年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他的工作已經停了很久,沒有拍電影,沒有登臺唱歌,也沒有出新唱片。最近的一張是去年五月和黃耀明合出的,連獨白在內只唱了四首歌,封套照片沒有拍,是舊照片合成的,MTV也沒有拍,制作方找都找不到他,只有安排黃耀明望著他的照片情深款款地唱了一首歌。

                以前他的生活非常有規律,一向早█睡早起,“一般都會很快睡著”,但是這一年來他對許多朋友說過他睡眠很差,難以入睡,而且不斷做惡夢,老是覺得有人在拖他下床,吃了很多西藥中藥都不見效。他的胃液倒流已經相當嚴重,經常發作,朋友們給他打電話時,他的聲音沙啞得讓人聽不清講了些什麽。偶爾與朋友聊天時,他不再是妙語如珠,而是經常發呆,神情恍惚,聽不見別人講的話,李碧華說他“縮在沙發一角象個影子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他也不再是從前那個神采飛揚,充滿自信的人了,居然會跟張曼玉說:“我很想再與你合作,但是我已經不夠英俊去扮演你的戀人。”令張曼玉大為詫異。

                他與唐的關系不再似從前一般親密自然,媒體開始盛傳兩人的感情亮紅燈。鄰居時常聽到他的家裏傳來吵罵聲,摔東西聲。他的朋友後來講他在打牌時一反常態,會莫名其妙地發脾氣,趕走眾人,最後總是唐出面去求大家回來。他主動提出與唐分房而睡,因為怕自己不能控制地傷害他,幸虧唐每晚註意聽著他房裏的動靜,才在他服安眠藥那次救下了他。他的家人在感謝唐的照顧時甚至用到了“不離不棄”的字眼,可以想象他發病的狀態已經惡劣到了什麽程度。

                這樣的煎熬,這樣的苦痛,這一年來,他是怎麽過的呢?我翻閱舊聞,想知道自從去年四月份傳出“撞邪”一說以來,他都做了些什麽。

                我驚奇地發現,這個抑郁的人,竟然一直都在努力讓別人開心。

                他出席了老友梅艷芳的入行20周年演唱會,做為嘉賓和她唱了今生最後的兩首歌。他出席了第二十一屆香港金像獎,為最佳青年導演周星馳頒了獎。

                他出席了護苗基金“護苗先鋒”成立典禮,擔任“護苗先鋒”大使,號召公眾捐款,還自掏腰包購買了一批電影慈善晚會的門票。他出席了《VCD英語拼音》慈善版記者會,即席填支票捐錢給兒童癌癥基金,並叮囑不要對媒體講。他為楊紫瓊捧場,出席了《天脈傳奇》的首映禮。就在他服安眠藥自殺的那個月,還參加了支援劉嘉玲的聲討東周刊大會,面容冷峻地站在第一排梁朝偉身邊。這個月他還參加了演藝動力大獎頒獎典禮,獲得了最突出男演員獎。到年底,有一件令我生疑的事情是他說想出紀念專輯,要他的好朋友、恩人、唱片公司老板陳小寶購買他的舊歌版權。陳小寶一口應承,不惜血本,花二百多萬元開展了收購行動。——這些歌現在的價值遠遠不止二百多萬了。 今年以來,他接受TWINS的邀請,在賀年歌《你最紅》客串“三叔公”一角。他對獲得金像獎提名表示高興,說提名者“個個都是我朋友,誰得到獎我都開心,當然是我自己得到獎更開心。”梅艷芳求他幫忙,因為唱片公司不肯把去年演唱會上他與她合唱的那兩首歌收入影碟,他親自出面調停,終於搞定,讓我們有機會見到那段芳華絕代的演出。他還出席了十大中文金曲頒獎典禮和百事巨星的頒獎典禮。

                三月份的百事巨星頒獎典禮是他最後一次登臺,事前媒體都報道他身體狀況不佳,不會去,不會去,但是最終他還是出現了,全場歡聲雷動。這時候的他聲音正沙,不能唱歌,在臺上說:“不知講什麽好。我作為第一代中國區百事巨星,今晚好開心,見到這麽多受歡迎的朋友一齊演出。我會以愛心將你們融化。今天大會請我來,雖然我不唱歌,但都好享受你們的歡呼聲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這個月他還做了一件反常的事情,是我們剛剛才知道的:他問了家中女傭的銀行帳號,悄悄存入了數倍的薪水。

                他生前的最後一則新聞是這樣的: “今年的護苗基金大型慈善之夜,已定於四月十二日舉行。哥哥張國榮率先響應捐出十萬元。去年他慶祝生日當天,已叮囑到場嘉賓不要送禮改送現金,然後全數捐給護苗基金。” (東方日報,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二日。)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② 有些媒體報道他的事情,說:明星精神空虛,意誌薄弱,承受能力差,所以容易自殺。別的明星我們不好評論,但是他的離去,絕不是因為精神空虛或意誌薄弱。

                香港各界之所以對他的死亡表現得如此震驚,就是因為他太不象一個會自殺的人了。演藝界明星成百上千,沒有誰成名成得象他那麽艱難,一生不順,萬事纏心,太多打擊,太多挫折,太多不平事,以至於讓香港人多了句俗語叫做“連張國榮都要熬十年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是他忍,他鬥,他不服,他努力,他豁出去,他咬著牙一步一步地熬了出來。他那堅強剛烈的個性█早為圈內圈外所熟知,要說承受能力強,敢跟他比的人還真不是很多。

                從童年開始,他的人生就不順。那時候的他,最渴望的是家庭幸福,但是父母冷淡,兄姐疏離,從小缺乏關愛,沒有一點快樂的回憶。父親只有在過年時才回家住幾天,還每天都喝得爛醉。親哥哥竟能在溺水時搶過他身上的救生圈給自己套上,任由他咕嘟咕嘟沈下去。他在寂寞中長大,但是沒有憤世嫉俗,反而說:“家庭的支離破碎,讓我覺得我更要愛惜自己。”父親病重,愛讀書的他不得不中斷學業趕回香港,賣球鞋賣牛仔褲掙紮求生,一個月只賺八百元,卻“硬頸”堅持著,不肯跟家裏要錢。參加亞洲歌唱比█賽,好不容易得了歌唱比賽亞軍,可怎麽努力都紅不了,讓今天的人們都很奇怪,他自己卻說:“並不是個個初出道,都像霆峰這麽紅,我都有亂闖亂撞的時候。不過,我依然很珍惜少林寺的階段,經過挫敗,成功是一滴汗、一滴汗地搏回來。現在,大家都說我工作態度好,其實也與以前經過磨練的歲月掛鉤;如果沒有以前的我,又怎會培養到現在的操守?” 拋帽子事件,對他的刺激之大,眾人皆知。他在《今夜不設訪》中講道:“可能那時我的形象不大討好,我本人較前衛,就象黃沾當時跟我說的那樣:‘哪有一個小子敢死,穿件背心加牛仔褲就上臺唱歌?’加上我拍電視劇剃光了頭,很怪的樣子,唯有套件西裝,戴頂海軍帽,站在臺上唱歌。唱完後脫下帽子向下一飛,一陣噓聲。——出來時已是一陣噓聲,把帽子扔出去後又是一陣噓聲。回過頭一看,嘩,有頂帽飛過來,為何這麽熟口面?一看,自己的!這還未完,回到家中,電話中有留言:‘收檔啦,請你多讀些書吧,你還不夠丟臉嗎?’嘩,當時多傷心啊!”可是就是這麽傷心,他依然唱下去。“當時我咬緊牙關,熬過這段痛苦的日子。我不斷對自己說,一定要堅持下去,不能衰給人看。憑著這個信念,我嚴格地要求自己,對任何演出都十分認真,一絲不茍,全力以赴,工作時不遲到,不早退,直至現時我仍堅持這專業精神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磋跎了六七年,他終於成名了,好不容易開始得獎,卻被蔡楓華諷刺:“一剎那的光輝並不代表永恒。”媒體轟動,爭著看他的反應,他淡淡道:“總好過沒有。”然後以自己的實際行動讓那句預言成為一個大笑話。五年後,“八十年代十大紅人”選舉,他理所當然地中選,主持人評論道:“雖然‘一剎那的光輝並不代表永恒’,但是張國榮在一剎那就發出了永恒的光輝。”那時候大家還不知道,十年後的“十大紅人選舉”,已經四十四歲的他仍然中選,而且還是冠軍。 他在歌壇與譚詠麟的對撼已經成為香港娛樂史上的經典一幕。最初他遠不如天王巨星譚詠麟實力強大,所有的獎項都被壓下一頭。終於奮鬥得能夠與譚詠麟分庭抗禮時,人家的歌迷不幹了,粗口,詛咒,紙棺,冥幣,死蟑螂,恐嚇信,一古腦地送給他。他只有故作輕松,居然還把冥幣也收在家裏,拿給朋友看:“這些歌迷真是大吉利是,怕我賺不到錢,送這個給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八六年,他和譚詠麟的競爭達到白熱化,雙方歌迷鬧到幾█乎見面就會動手的地步。看那年勁歌金曲頒獎典禮的錄像,他的《有誰共鳴》拿了金曲獎,拿獎時臺下已是喧嘩一片,出來唱歌時觀眾們更是連噓帶叫,用他自己的話說“給人噓得象狗一樣”,但是他還是笑著站在▓那裏唱。“我當時對著話筒想:我去唱一些好歌,我站出來是表演的保證,我永遠以最好的狀態唱歌給你們聽,但你竟然噓我?要麽,我忍了你,唱完歌回到後臺,我來日方長;要麽,我媽叉你,然後我不做了!……為何我可以做到現在呢?就是後來我想通了,若我不幹這行的時候,是我自己光榮地走去,任何人也不可以逼走我!"

                終於一枝獨秀,終於紅透香江,終於可以“光榮走去”,但是他宣布退出歌壇,沒人肯信,被人罵“搏場數”。結果他將自己本可以開成四十多場的告別演唱會開到三十三場,合自己當時的年紀,坦言“搏█場數的競爭毫無意義!”七年後,他宣布復出,又被人罵“自打耳光”,他置若罔聞:“我愛唱,大家愛聽,有什麽不好?又沒有害人!”《明報》贊同說:“藝人不必太介意公開說過告別這回事。沒有市場價值的話,不說告別也得告別,而且是市場跟你告別;有市場價值的,萬眾期待,不斷地遊說,不斷地提議,滿足你所有要求,拉你出來。這世界,尤其是娛樂圈,是非常現實的。”果然,隨著時間的推█移,在他後來的過人成就面前,喧攘的媒體終於無話可說。

                說起他的電影事業,真是太多不平事。從影二十五年,演了五十六部電影,其中不乏《胭脂扣》、《縱橫四海》、《霸王別姬》、《金枝玉葉》、《東邪西毒》、《春光乍泄》這樣的經典之作,努力和演技得到那麽多人的贊賞,但總是陰差陽錯,與獎無緣。僅在金像獎和金馬獎上就提名影帝十三次,只有一次獲獎,還偏偏是自己沒有出席那次。至於《霸王別姬》,雖然他的表演舉世驚嘆,但由於影片復雜的制作背景,兩岸三地的電影節都不給他參賽的資格。廣為贊譽的《胭脂扣》十二少在金像獎中以一票之差敗給《七小福》的洪金寶,他沒說過什麽。戛納電影節上的程蝶衣再次以一票之差惜敗,他一笑了之,從來不提。唯一表示過不滿的是第三十四屆金馬獎,那次是《春光乍泄》的何寶榮獲得提名,掂量對手的實力,他覺得自己該差不多了,但是,輸不要緊,他一身禮服出席而落敗的尷尬也不要緊,讓人難以接受的是,他的得票居然是▓零。

                他的愛情,更是一路坎坷。他不是沒愛過女人,而且是一見鐘情,但求婚被拒了。又愛上一個女人,被騙得險些傾家蕩產。再愛上的,是同性。

                二十多年的深情廝守,換成異性戀早就成了愛情模範,但是他們,所遭受的一切,一言難盡。

                記者們到處跟蹤他,偷拍他,在各種各樣的場合轉彎抹角地探問他。他總是氣定神閑,不卑不亢地應付過去。他說:“市道這麽差,就業率這麽低,也得讓狗仔隊有事可做吧?至於我自己,又沒害人,自己又開心,朋友又喜歡我,夫復何求!”“我又不是見不得光,照相有什麽關系,但是光明正大點,不要這麽偷偷摸摸,好低級。見不得光的人是他們,不是我!”每次,他和唐一起出現時,例必被影到相上頭條;他和唐沒有一起出現時,又讓媒體疑神疑鬼。一個助手,一個司機,都曾被媒體報道成兩人的新歡。對此他煩不勝煩:“叫我怎麽回應得過來?我只有不回應!”“我整日介意這些事的話,會死幾個埠!” 因為他的性取向,太多的成就被輕易抹殺。費盡心血獻上的九七演唱會,媒體只記得唐與紅色高跟鞋。記者問為何專門把《月亮代表我的心》獻給唐,他很不高興:“這是給人刻意的渲染。最主要那是唱給我媽咪聽,因為她那時候已經癌癥晚期,我知道她是最後一次聽我的演唱會。我是證據確鑿的,那張大碟仍有的賣,不信可以去聽!我覺得已經去到嶽飛時代,總給人安上莫須▓有的罪名!”記者仍然追著問他:“那你感謝唐先生,有沒有特殊意義?”他大方答道:“當然有啊!我當然要感謝他啊!他從我出道以來一直幫我,我不感謝他,感謝誰?”倒讓記者無言以對。

                2000年的“熱情”演唱會,更是引起軒然大波。在個別媒體別有用心的編派下,世界頂尖服裝大師的精美作品,震撼人心的舞美,音響,燈光設計,他自己的全情投入,不惜代價的付出,無以倫比的聲色藝,如癡如醉的觀眾,全部被忽視,鋪天蓋地的都是“長發”,“著裙”,“露底”,“自摸",“妖風”,“鬼影"……大陸和馬來西亞巡回演唱會的主辦單位信以為真,要求他在服裝和造型上做出一系列的更改,Jean-Paul Gaultier覺得“香港人不知所謂”,宣布以後不再為香港藝人設計服裝。他這一回是真的憤怒了,在演唱會上發泄道:“你們覺得我這個造型怎麽樣啊?千萬不要說我是靚女,我成世人最憎人叫我靚女,會翻臉的!最近有朋友打電話給我,他說,不敢肯定我這個形象是好還是不好。我反問他:你是不是想看我穿禮服打領帶?如果是,你就不要來看我的演唱會啦!我叫他檢討一下自己,是不是已經老了!”對於不公正的媒體,他更是毫不留情:“YOU CAN’T PUT WORDS IN MY MOUTH! THIS IS MY LIFE, HOW DARE YOU JUDGE ME!”……身心雙重疲憊之下,他的演唱會還是照開,依然認真,依然精采,姿態的強硬依然故我,只是在觀眾們熱烈的歡呼之下,他會一次再次地深深鞠躬,落淚,說:“其實這麽多年來,圍繞我身邊有好多是非,我已經盡量不理,但藝人有時不可以不理。我多謝你們這麽久都沒有變,這麽多年仍然支持我。好多謝你們。” 縱使如此,當記者在那一年的采訪中問他一生之中有沒有遺憾,他仍然回答:“怎敢說遺憾兩個字,我覺得會折福。上天對我好好,對我好包容,我會好積極地做人。我四肢健全,心地善良,事業有成。在這個世▓界裏,擁有健康、快樂,其實比一切都重要。” 這樣的一個人,這樣的一顆心。